同样都是「斯巴达人」,这三类民众身份大不同

当说到古希腊城邦,「斯巴达」是个耳熟能达的名字。然而在文献中,我们却很难找到「斯巴达」又或是「斯巴达人」这些词语,大部分时候都是以拉卡蒂芒人(Lacedaemonians)这个词去表达以斯巴达为首的集团。到底这两者是否同一概念,又或者有何差别呢?

现在我们一般所指的斯巴达(Sparta),是位于伯罗奔尼撒半岛南方的城邦。然而在希腊的古典时代,斯巴达人并不仅控制有斯巴达此城邦,而是包含了周边各地区被征服的民众。可以说,斯巴达以及其死敌雅典,在实际历史上都非我们现代很多人所想像的一个「城市组成的国家」。在古希腊的「城邦」(polis),其实已有近似于日后国家的概念。而斯巴达所统治的各种民众,由中心至外可以分成三个类别:

    斯巴达公民(Spartiates)。周边住民(传统转写:perioeci;学术转写perioikoi)。黑劳士(helots)。
社会核心的「斯巴达公民」

「斯巴达公民」即狭义上的「斯巴达人」,他们是住在斯巴达这个城邦的公民。男子成年公民人数长期都在5,000人左右,人口几乎没有增长。斯巴达人都是自由公民,也只他们才有资格参与元老院或督政官等斯巴达的实际政务。

除了公民之外,斯巴达还有两位世袭的国王。两位国王由两个家族分别继承,称为「Agiads」及「Eurypontids」。从普罗塔克(Plutarch)等人的记录中,国王应该在早期多利安人时代已存在。斯巴达国王放下了权力,故此没有被人民推翻,成为精神领袖。国王也是领军将领,一般其中一人领军在外,必须有一人留在斯巴达。国王身边会选上300名称为「骑士(hippes)」的亲卫队,直属于国王。两位国王又可总称为「领导者(Archagetai)」。

同样都是「斯巴达人」,这三类民众身份大不同
来古格士与斯巴达公民
拥有自由的「周边住民」

「斯巴达人」之外,便是一些称为「周边住民」(perioeci/perioikoi)的人。斯巴达社会中的「周边住民」,顾名思义就是指居住在斯巴达附近的人,是斯巴达的属民。现在欠缺充份的证据说明这些「周边住民」到底是跟斯巴达公民一样的多利亚人移民,还是被斯巴达所征服的本地居民。更大的可能是两者皆有,而且他们有部分应该是斯巴达人与其他人通婚或私生子的后代,到底是什幺人已相当难以说得清。

「周边住民」并不是奴隶,而且他们跟据来古格士(Lycurgus of Sparta)的规定是能分配到自耕地。他们属于广义上的斯巴达——拉卡蒂芒人(Lacedaemonians)。在出征时,他们也会跟随斯巴达动员,并安排于战列之中。他们的确切数量并不清楚。普罗塔克记述来古格士均分土地推论,「周边住民」与「斯巴达人」的比例可能30:9。不过,从实际的动员能力而言,他们可能跟斯巴达人差不多。第二次希波战争于「普拉提亚」(Plataea) 决战时(前479年),就记述了拉卡蒂芒人共有10,000人,当中5,000人为「斯巴达公民」。从前可以推论余下的5,000人即为「周边住民」。

「周边住民」的实际数目可能要比斯巴达人要多上2至3倍。这是因为他们不像斯巴达人完全不从事经济生产,所以他们并不能真的做到全民皆兵,动员率自然比较低。也由于斯巴达人不从事生产,所以「周边住民」也包办了很多斯巴达工艺与基础工业的生产(奴隶一般只能从事农业生产)。而且,他们所过的生活应该比斯巴达要自由一点,他们不像斯巴达人一样,是可以活动于其他城市,是故他们也应该会从事一些商业活动。

支撑斯巴达体制的奴隶「黑劳士」

最后,我们当然要提到斯巴达社会中最低层的人民:黑劳士(helots)。所谓的黑劳士,即是斯巴达社会的奴隶,而且奴隶身份是世袭的,会永远流传下去。文献经常提及这些黑劳士是麦西尼亚人(Messinians)。传说中斯巴达人的祖先多利亚人入主伯罗奔尼撒半岛时,征服了这些麦西尼亚人并将他们当成自己的奴隶。

由于是奴隶,黑劳士是没有土地的。在斯巴达社会中,「斯巴达公民」是不会从事任何经济生产活动的,所以所有的农业生产都会交给黑劳士负责(一些複杂一点的工业生产则是由「周边住民」负责)。这些黑劳士除了当农奴外,基本上不能做其他事。

同样都是「斯巴达人」,这三类民众身份大不同
17世纪画家笔下的斯巴达

斯巴达人很谨慎不让他们拥有武力,也不会指望他们作战(至少传统上是这样)。据说,斯巴达有传统会定期允许刚成年的男子杀害黑劳士,一方面可以让未沾过血的斯巴达人亲身经历杀人的感觉,一方面也控制黑劳士的人口。由于斯巴达的人口本身不会增加,所以需要严格控制黑劳士的人口以免成为威胁。历史上,在天灾或是斯巴达在战争中遭到打击时,麦西尼亚的黑劳士就会叛乱,是故镇压叛乱也成为斯巴达一个常见的情境。

第二次希波战争的普拉提亚决战时(前479年),希罗多德(Herodotus)就记载了每名斯巴达人跟随了7名黑劳士,由此可以推断黑劳士的人口估计是斯巴达人至少7倍以上(保守估计实际可能达十倍,即近50,000人)。

而这场战事也是黑劳士极少数被允许参加战争的场合。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后,随着斯巴达国力的下降及经济需要,黑劳士开始得到自由,长远而言令奴隶制度渐渐崩溃。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斯巴达遭到很大的打击,当时就利用黑劳士补充兵源,承诺他们在为斯巴达作战后会得到自由。普罗塔克也有记载过部分黑劳士可以用金钱赎回自由身份。这些得到自由的奴隶他们称之为「新住民」(neodamodes)。从修昔底特的记载,他们的数目可能达到几千人之多。由于斯巴达长期征战,国力衰退,黑劳士制度也慢慢成为历史。

注1:虽然名为「骑士」,但我们比较相信这些亲卫队也只是徒步作战。「骑士」应该只是古代留传下来对贵族阶级的一个称呼。在荷马史诗中有大量古代贵族骑乘战车作战的记述。希腊文中「骑士」存着歧义,它可以是「战车上的战士」,也可以是「骑在马背上的战士」。传说中在第二次希波战争时,斯巴达王里奥利达斯(Leonidas)因为不能说服督政官出征对抗波斯入侵,故只能带领了这300名「骑士」出征温泉关。这故事后来成为了漫画及电影《300壮士》的题材。注2:「Perioikoi」是希腊文,由「周边peri」与「oikoi住民」两个字组合而成,就字面意思可翻译作「周边住民」。注3:这几篇社会讨论到人口时,一般都是指成年男子。每户可能实际上有4~5人(例如,黑劳士的总人口可能多达2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