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没钱没工作,可你们不能硬逼她做奶奶的「保姆」!

01

我爸妈今年都60多岁了,爸爸有正式工作,可妈妈没有。

他们结婚的年代,知识文化没有那幺重要,

小学没毕业的妈妈,嫁给了在工厂打零工的爸爸。

妈妈勤劳能干,在当时并不算高攀。

嫁给爸爸之后,先后生下我们姐妹两个,又照顾着我的叔叔和小姑。

爷爷去世的早,奶奶一直和我们过日子。

  

叔叔和小姑一个读了大学,一个上了中专,

毕业以后,都在县城里有了正式的工作,条件都比我们家好。

我爸爸早年就是在工厂打零工,后来逐渐有了编製,

四十多岁的时候,叔叔又帮爸爸调了一次工作,这样就是转到事业单位了。

奶奶十多年前,患过脑梗,人活下来了,可是,左边手臂和腿脚都不好使。

开始,还能拄着拐棍到处走,自己吃饭上厕所都没问题。

 

我妈没钱没工作,可你们不能硬逼她做奶奶的「保姆」!

 

   

叔叔和小姑不在身边,爸爸上班忙,

退休后就闲不下来,四处干活,一直是妈妈照顾奶奶。

用他们的话说,爸爸有工作经验,即便年纪大点,

但出去多赚两三千,还是没问题的。

叔叔婶婶,小姑姑父,都是有正式工作的人,

家里的孩子都在读书,哪有时间照顾奶奶,

而妈妈没文化,这辈子就是种地干家务带孩子,

现在,我和妹妹都长大了,家里没有负担,

地也承包出去,不需要侍弄,所以,妈妈正好腾出手来,就该照顾奶奶。

妈妈这一照顾,就是十多年,我和妹妹都已经三十几岁了,

妈妈还在每天侍候奶奶,说真的,我们很心疼。

   

02

爷爷去世的早,奶奶和爸爸撑起一大家子不容易,

但也因为是这样,所以,他们养成了霸道的习惯。

奶奶说一不二,爸爸又有些愚孝。

再加上,奶奶这些年行动不便,又每况愈下,人,真的变得有些拧巴。

 

比如,妈妈出去买菜,回来晚了,奶奶就会不高兴。

说什幺锅朝天碗朝地,你就出去四处溜达,像什幺话。

妈妈会说,没有,不过是买菜遇上了,打个招呼。

奶奶会说,我在屋里都看见了,你就是唠了很久。

再争下去,奶奶会说,就是嫌弃自己老了,没用了,

所以儿媳妇不待见自己,要是家里容不下,自己可以走,

就让她自生自灭吧,就当这辈子没养过儿女。

   

爸爸回家,一看奶奶脸上阴云密布,就会告诫妈妈:

你好好照顾老人,我妈这辈子不容易了,一把年纪了,腿脚不方便,

心里有个不舒坦,也是正常,你不可以顶撞她。

我妈没钱没工作,可你们不能硬逼她做奶奶的「保姆」!

 

再后来,爸妈可能就吵起来了。

如果被奶奶听见了,又会大哭,然后挨个给亲戚打电话,诉说自己的委屈。

叔叔和小姑,还有七姑八姨都会来劝妈妈,你要对老人好啊。

讲真,这些话,我和妹妹都烦了。

奶奶真的是不好侍候,一个人闷在家里哪都不去,

整天瞎想,感觉都和生活脱了节,心态不好,看什幺都不顺。

   

去年夏天,奶奶想去小姑家住几天,小姑开始也答应了,

奶奶每天特高兴,一会儿说自己穿什幺衣服,带什幺东西,

一会又担心自己行动不便,到了女儿家给人家添麻烦。

唠叨了很久,兴奋了很久,临到时候的时候,

小姑说,单位派她出差,去不成了。

给了我妈二百元钱,说,还是请嫂子多照顾吧。

03

妈妈并不想要那二百块钱,小姑放在桌子底下,走了才说。

这二百块钱,奶奶逢人便说,姑娘懂事,

嫂子照顾老人应当应分的,姑娘还偷偷给嫂子塞钱。

   

说实话,我们不是不心疼奶奶,也希望她晚年幸福。

可是,不能因为我妈文化少,赚钱少,就把照顾老人的责任压在她一个人身上啊。

侍候一个生病的老太太,每天都有各种不满意,日子真的不好过。

我妈没钱没工作,可你们不能硬逼她做奶奶的「保姆」!

 

  

而且,从去年起,妈妈的风湿就越来越重,

腿脚也日渐沉重,血压还总是很高,夜晚有时还会失眠。

医生说,和妈妈长期心情压抑可能有关係。

妈妈也60多岁了,一辈子操劳不容易,

我们姐妹也想把爸妈接出来,让他们过几天好日子。

妈妈侍候奶奶也半辈子了,现在也是一个老人了,

为什幺不能过几天清闲的日子呢。

我和妹妹回家提了好多次,

爸爸说,一定要等奶奶安享晚年、寿终曲散的时候,才能再打算他们自己。

我们说,爸爸不要去打工了,家里虽然不富裕,

但是,也不差爸爸赚得两三千,我和妹妹可以每个月给钱,

爸妈一起照顾奶奶,彼此也是能照应。

或者,请叔叔和小姑,都出点钱,给奶奶请个保姆照顾着,

爸妈可以照看着,别让保姆委屈了奶奶。

  

可是爸爸说,他是长子,孝敬母亲理所应当,张不开嘴管弟妹要钱,

况且家里妈妈能照顾,自己不出去赚钱,再请一个保姆,多少钱啊。

我和妹妹家里都有房贷,还有公婆。

他们做老人的,不给女儿添麻烦。

  

看起来好像是很伟大。

可是,奶奶尿湿的裤子,即便爸爸在家,也不愿意伸手洗一把,

奶奶想上厕所,爸爸在身边,也会大喊妈妈,说他个大老爷们,不方便。

其实,我心里明白,他也不愿意照顾奶奶,屎尿屁的事,谁都不愿意干。

都觉得,爸爸这辈子,比妈妈赚钱多,今天看,妈妈是高攀了。

妈妈一辈子勤快,所以,他们也不把这些活,当作辛苦了。

可是,这样不行啊,凭什幺,叔叔和小姑,只负责唱高调,

爸爸只负责袖手旁观,奶奶都是妈妈一个人的事啊。

 

04

前几天,我和妹妹回家,看着妈妈,花白的头髮,蹒跚的身影,

真的觉得不能再这样了。我们俩接了妈妈,就走了。

不能改变生活,也要给我妈放个假啊。

   

妈妈没走几天,家里就乱了套。

爸爸不会做饭,奶奶吃不好。

爸爸粗心,奶奶尿了裤子,他也不知道。

鸡飞狗跳了几天,叔叔就打电话来,说让妈妈回去。

我说,凭什幺啊,奶奶三个儿女,为什幺不照顾,凭什幺就欺负我妈呢。

叔叔说,妈妈是刘家的媳妇就该侍候婆婆。

况且,他们都有工作,都很忙,只有妈妈无业,就适合照顾奶奶。

如果不愿意,可以按保姆给妈妈开工资。

工资三开,一家出一份。

我妈没钱没工作,可你们不能硬逼她做奶奶的「保姆」!

 

我说,你孝顺你妈,我也心疼我妈,凭什幺绑架我妈去当保姆,

她也是六十几岁的人了,哪天有个三长两短,那我和妹妹如何能接受,

她一点福没享到,就当了一辈子保姆。

  

况且,从妈妈年轻时开始,奶奶就没有对她好过,嫌弃她,

生了两个女儿都生不出儿子,嫌弃她生病,嫌弃她没工作,

嫌弃她没心眼嘴还笨,凭什幺老了就吃定这个儿媳妇了呢。

  

叔叔气得摔了电话,爸爸直接找上门来,说,

我们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别回家掺和老刘家的事。

妈妈一辈子懦弱,可是,见不得我们姐妹受委屈,

竟然这辈子,第一次对爸爸说了不。

妈妈说,奶奶生的儿女没有自己,

自己是因为对爸爸的情义和两个人的婚姻关係才孝敬奶奶的。

如果,一个人的善良,可以变成被欺负的理由,

还连累两个女儿,她是说什幺都不会答应的。

自己还就不回去了,爸爸要是不乐意,可以离婚。

  

再后来,叔叔和小姑又来当和事佬,说话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

三家出钱,请了一个保姆来照顾奶奶,妈妈也回去了,

有时间,还会给奶奶洗洗涮涮,

只是,累了的时候能歇歇,早晚还能出去溜个弯。

爸爸见奶奶过得好,也就没脾气了。

  

妈妈懦弱了一辈子,可是从这件事看,人生有些事还是要争一争的。

顾念手足之情,也不能让叔叔小姑事事都置身事外。

孝顺奶奶,也不能以牺牲妈妈的健康和晚年为代价。

藉此,也想说,奶奶的亲生儿女,更应该好好孝顺父母,而不是绑架儿媳。

毕竟,奶奶养大的不是儿媳。

 

往下看更多精彩内容:父亲生前欠二十万,大儿子装聋作哑小儿子去还债,见到债主吓懵了

我妈没钱没工作,可你们不能硬逼她做奶奶的「保姆」!

百善孝为先,一个人如果不懂得孝顺那他也不会有什幺好的报应。

北方的冬天格外的冷,68岁的刘耀祖老人也一病不起,

在最后弥留之际,他给两个儿子打电话,让儿子们回来为自己準备后事。

大儿子和小儿子都在县城定居了,唯独刘耀祖自己住在农村的老宅子里。

之前小儿子曾多次想接父亲进城,可都被刘耀祖果断拒绝了。

  

儘管刘耀祖左腿残疾,可他这些年仍然坚持拄着拐下地干活。

在乡亲们看来,这是个铁骨铮铮的男子汉,

可他的一生却没那幺顺利,老伴一早就离世,

两个儿子长大成家后也不能守在他身边。

刘耀祖好不容易把两个儿子拉扯大,自己却成了一无是处的糟老头。

我妈没钱没工作,可你们不能硬逼她做奶奶的「保姆」!

   

两个儿子很快就赶了回来,此时的刘耀祖已经奄奄一息。

大儿子刘一康坐在破旧的沙发上,

心里惦记着父亲会不会留有一笔遗产的时候,父亲说的话让他心凉了半截。

「爹这辈子没啥能耐,马上就要去见你们娘了,心里却有一事放不小。」

刘耀祖说着轻咳了一声,很是虚弱的样子。

「爹,有什幺事您儘管说,当儿子的绝对让您如愿。」

小儿子刘一凡握着父亲的手哽咽地说道。

「我活了一辈子,临终前竟然没存下一分钱,我愧对你们俩……

我枕头下面还有一个欠条,那是5年前为了给一康买房向朋友借的钱,

等我走了之后,希望你们俩把这笔钱还上……」

刘耀祖说这话就伸手去摸枕头下的欠条,却被小儿子刘一凡拦住了。

我妈没钱没工作,可你们不能硬逼她做奶奶的「保姆」!

 

刘一凡心里明白,打4年前自己做了别人家的上门女婿,

这个家的所有财产都与自己无关了。

父亲给大哥买房子也是情理之中的事,自己并不嫉妒。

刘一凡从枕头里拿出了一张皱皱巴巴的纸,发现这只是个欠条的影本。

 

大儿子刘一康凑到弟弟跟前,

看到欠条上那「20万」数额的时候,立马耷拉着脸走出门去。

看到大儿子装聋作哑的态度,刘耀祖微微合了下眼睛,

接着给刘一凡说道:「爹没能耐,委屈你给别人当了上门女婿,你不怪爹吧?」

 

刘一凡连忙摇头,泪水瞬间滑落,把欠条放到一旁,

又紧紧握住了父亲的手,说道:

「爹,你别这样自责,儿子现在过得很好,我现在就接你去我家住上一冬天……」

我妈没钱没工作,可你们不能硬逼她做奶奶的「保姆」!

  

「一凡啊,我明白你的孝心,爹现在哪儿也去不了了……

这张欠条背面是债主张伯伯的位址和电话,你如果有能力就替爹把钱还了……」

刘耀祖边说话边努力伸出手去抚摸小儿子的脸,

手刚刚碰到脸就猛地落在了床边。

 

刘耀祖走了,没给孩子留下一分钱遗产,反而留下了20万的外债。

大儿子刘一康再次走进房门的时候,看到正在抽泣的弟弟,

皱着眉头说:「这钱我可还不起,现在我还为孩子的学费发愁呢。」

 

刘一凡回头瞅了眼哥哥,没有吭声,他把那张欠条揣在了兜里,

心想着这是父亲唯一的遗愿,自己务必也要替他把钱还了。

我妈没钱没工作,可你们不能硬逼她做奶奶的「保姆」!

  

料理完刘耀祖的丧事后,刘一凡取出了自己所有的积蓄,

虽然只有区区的6万块,可他还是拿着去给债主送去了。

当刘一凡按着欠条上的地址找到那位张伯伯的时候,

债主的一番话让他彻底傻了。

张伯伯乍一听说刘耀祖去世,一连叹息了好几声,

随即把手中的欠条影本撕得粉粹。

刘一凡很是纳闷,问张伯伯这是何故。

「老班长,你说走就走,也不打个电话让我见你最后一面……

我们老哥几个好送你最后一程……」张伯伯越说越难过,忍不住哽咽起来。

一旁的刘一凡仿佛明白了什幺,爹年轻的时候当过兵,还担任过班长,

这位张伯伯想必就是爹的老战友。

看着眼前这位鬓角花白的长辈竟然如此悲痛,自己也忍不住抹起了眼泪。

我妈没钱没工作,可你们不能硬逼她做奶奶的「保姆」!

 

「贤侄,你爹是个重情重义的人,

当年的一次演练中,我操作失误,

要不是你爹在关键时刻救我,估计我早就不在人世了。

你爹也为此落下了残疾……」

张伯伯说出这些的时候,刘一凡顿时对父亲肃然起敬,

没想到父亲还有这样的经历,自己却从来没听他提起过。

后来,张伯伯把「欠条」里隐藏的秘密告诉了刘一凡。

其实刘耀祖根本没有欠张伯伯的钱,

而且还在张伯伯做生意最困难的时候赞助了他一些钱。

事后当张伯伯如数归还的时候,

刘耀祖说什幺也不接,张伯伯就决定给刘耀祖一些股份。

在几年前,刘耀祖和张伯伯约定好,

等自己去世后,谁拿着这张「假欠条」来还钱,就把股份的钱给谁。

我妈没钱没工作,可你们不能硬逼她做奶奶的「保姆」!

   

刘一凡恍然大悟,这才理解爹的良苦用心。

后来,张伯伯喊来自己的孩子盛情款待了刘一凡,临走时给了他80万。

在回去的路上,刘一凡既兴奋又愧疚,

兴奋的是父亲临走后还给自己留下这幺大一笔遗产,

愧疚的是这幺多年来,自己对父亲的关怀还是太少了。

可惜,爹现在已经不在了,自己没有再尽孝心的机会了。

想到这些,刘一凡忍不住抹起了眼泪,

那位最爱自己的男人走了,那位对朋友情深似海的战友走了……

我妈没钱没工作,可你们不能硬逼她做奶奶的「保姆」!

   

后记:老话说「百善孝为先」,

可现实生活中能够对父母尽职尽责的儿女又有多少呢?

莫等老人故去,再追悔莫及,趁着亲人健在,时刻珍惜眼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