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製作人小岛秀夫:在日本公司,创作者得不到太多的尊重

游戏製作人小岛秀夫:在日本公司,创作者得不到太多的尊重

在 离开工作 30 年的 KONAMI 后 ,知名的游戏製作人小岛秀夫开始了一场全球旅行,拜访北美和欧洲的游戏工作室。除了学习新的管理方法,他也「试图为新游戏寻找合适的技术」。最近,Eurogamer 网站在瑞典马尔默採访到了小岛秀夫。

他所成立的新公司「小岛工作室」是一家独立公司,但是它又得到了 SONY 的资助。「SONY 给了我完全的自主权,」他说,「我与他们之间达成了完美的协议。」儘管小岛工作室与 SONY 的关係不明,但是,工作室的第一款游戏将会是 PS 4 独佔。

在旅行中,小岛秀夫花费了大量时间与游戏引擎开发商联繫,试图找到最适合新游戏的引擎。「同时,我们还要考 虑 画面风格。每个游戏引擎都有着独特的画面,因此,我需要找到最适合我们的一种。」

除了寻求新技术,他还想为公司寻找一种最好的工作模式。「现在我知道了,我需要一个更有亲密感的工作室,」他说,「伦敦的游戏工作室 Media Molecule 最符合我的想法。」

「典型的日本公司就像是军队。有等级。有自上而下的命令。Media Molecule 完全不同。比如,许多的女性员工在那里工作。那真是一种奇怪的感觉。但与此同时,它又给人一种家庭的感觉。我希望自己的公司也是如此。」另外,在许多成功的游戏工作室,厨房是非常重要的。「例如,在 DICE,他们有 40 个微波炉,还有许多的咖啡机。Media Molecule 告诉我,厨房是关键的。你必须有一个好厨房……」

小岛秀夫以製作大型游戏而闻名,因此,他的新游戏也要媲美其它大型工作室的作品,不过,这更多是指品质而非规模。他特别强调了游戏对玩家的情感影响力。与此同时,他又坚持说,公司规模永 远 不会像 KONAMI 一样。「我想要公司保持小型,那样的话,我们甚至不需要会议了。我可以直接与员工交谈。我觉得,100 人就是这种工作方式的极限了。」


虽然还没有太多关于游戏新作的资讯,但小岛工作室在社群上已引起不少的关注

在交谈中,小岛秀夫还批评了日本的游戏公司文化。他说,「在日本公司,创作者得不到太多的尊重。欧美公司试图发挥员工的最大能力,并以此推动游戏的成功。」日本公司主要关注游戏的商业成就。「他们看中的只是游戏能够带来多少钱,经常进行这类计算。高管对游戏内容的兴趣不大。这是对艺术的伤害」。

小岛工作室试图改变这种现状。「小岛工作室不会成为那种要求人们奉献生命的日本公司。我不计划让人们为我工作 20 年。有才能的人应该去闯蕩世界,创造自己名号下的东西。我想要促进这种事情的发生。」

儘管如此,他仍然坚持认为,公司应该由一位有 远 见的人掌舵。「如果把工作分配太细,那幺你就会面临风险,」他说,「我是阿德曼动画公司导演 Nick Park 的忠实粉丝。他花费了 7 年时间製作自己的第一部电影,使用了定格动画技术。结果是令人惊叹的。」

在《A Grand Day Out》成功后,Nick Park 得到梦工厂的资助,为其製作一部大电影。梦工厂不希望一部电影花上 7 年製作,于是,他们把任务分配给许多的製作公司,想要在 18 个月内完成电影。「你可以看到结果的不同,」小岛说,「与 Park 的早期作品相比,《小鸡快跑》没有那幺惊 艳 了。」

对于小岛秀夫来说,这个故事有值得学习之处。「在超级複 杂 、长期性的工作与快速出品之间,我试图找到一个中间地带。我们不可能为下一款游戏花费 7 年时间。但是,如果我赶工的话,它或许达不到人们的期望。」

欢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帐号,关注最新创业、科技、网路、工作讯息
游戏製作人小岛秀夫:在日本公司,创作者得不到太多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