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痛进院‧男童变脑死‧父母寻助专科医生治疗

腹痛进院‧男童变脑死‧父母寻助专科医生治疗(柔佛‧新山6日讯)一对父母申诉,4岁儿子因肚子痛被送进一家私人医院接受治疗,间中医生为儿子进行过灌肠手术,过后又因肠破洞而进行缝补手术,可是手术后已逾一个月,儿子仍未甦醒,医院却宣布儿子脑死。住在乌鲁地南开屏山庄的苏宝生(40岁,地砖工人)与罗维娟(34岁,新加坡工厂女工)不放弃,希望国内外相关的专科医生挺身而出,帮忙医治他们的儿子苏泓宇。苏宝生说,儿子进院前还活蹦乱跳的,现在却躺在加护病院依靠维生仪器存活。肝与脾脏已肿大他指出,依照条例必须有3名医生包括一名不是院内的医生,各以5个测试来检测儿子是否脑死。“在6月中,那名不是院内的医生检测儿子后,证实儿子已经脑死。这之前,院内的两名医生已经作出这个宣布。”他指出,现在儿子的心跳已经愈来愈微弱,肝与脾脏也出现肿大。他希望把握救治儿子的时间,吁请国内外专科医生的协助,让儿子有生存下来的机会。罗维娟说,儿子在住进私人专科医院之前的两週,偶尔有申诉肚子痛,曾到过普通诊所看医生。“当时医生说儿子是普遍的胀风,给了一些药让儿子服用。”她指出,幼儿所于5月31日打电话给丈夫,说儿子吐得厉害,他们便于当天下午2时许把儿子送入私人专科医院,并在医生的建议下,让儿子留院观察。医生指肠胃发炎“儿子在医院住了4天,医生说儿子是肠胃发炎,打抗生素后,只要儿子有排便,便可出院。第四天即是6月3日,儿子有排便,所以当天儿子便出院了。”不料,儿子出院隔天即是6月4日下午1时许又申诉肚子痛,她以为儿子没完全痊癒,于是继续让儿子吃抗生素,然后让儿子休息。她说,儿子睡睡醒醒,不但继续申诉肚子痛,而且还呕吐。“6月5日凌晨4时许,我们又把儿子带回专科医院的紧急部门办理住院。早上医生来后,摸到儿子肚子左边有硬块,指儿子大便没大完,于是放了清肠药。儿子大便后,仍申诉肚子痛。”夫妇停工顾儿苏宝生夫妇这一个月来已停下工作,以便日夜照顾儿子,他们暂时无法想太多,最重要就是先救儿子一命。马华巴西古当区防範罪案小组主任沈潺泽週三在记者会上说,希望院方在治疗苏泓宇期间,能说明整个治疗情况,让苏泓宇的父母清楚整个过程。他週三已经透过柔佛再也区州议员陈书北把苏泓宇的事件带上吉隆坡,以便要求卫生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关注。2次灌肠‧痛到吐血苏宝生说,6月5日傍晚7时许,医生检查儿子的腹部时,又按到儿子肚子中间有硬磈,于是在晚上9时许安排儿子到另一家私人专科医院接受超音波扫描。他指出,经扫描后,他就在院方的要求下,马上抱着儿子去灌肠。“当时医务人员拿一根管从儿子的肛门插入,儿子喊痛,这时水又沖了出来,过后医务人员再为儿子进行第二次灌肠,这次没有水流出,但儿子的肚子却变得很大。”他说,医生说肚子大是正常的,然后就用救护车把儿子送回原先的医院。“儿子回到医院不久就喊肚子痛,并且还痛到吐血。当时已是6日凌晨1时,我马上按铃,护士来到后,只是帮儿子换床单,过一会儿子再吐血,护士一样只是换床单。到了儿子第三次吐血时,护士才叫来医生,而医生便指示把儿子送入加护病房。”医生指肠破了他说,儿子送入加护病房时,已经是凌晨2时30分。医生当时说,儿子的肠破了,要马上动手术。他指出,太太在相关文件上签了名后,等另一名专科医生来动手术时,太太又签了一次文件,医生还对太太说,手术的成功率只有一半。“直到清晨6时,儿子的手术完成,医生说儿子的肠补好了,必须等待48小时的危险期才能算稳定,到时儿子就移到医生所属的医院继续接受治疗。”苏宝生说,但48小时过后,儿子却没有醒来。手术后两天‧医生判儿脑死苏宝生说,儿子动手术两天后,经脑科医生检查便宣判儿子脑死。他指出,他们曾询问新加坡的医生,也为儿子做脑部扫描,显示儿子脑肿,不建议送往新加坡治疗。“我们跟儿子按摩手脚,他感到痛时,手脚会有缩起来的反应,不过儿子只能依靠维生仪器存活着。”他指出,医生曾表示儿子会变得如此,可能是因为细菌感染到脑部的关係。苏宝生夫妇说,他们曾跟这两所私人专科医院的院长会谈,对方皆表示院方都是按着程序治疗他们的儿子。苏宝生指出,第二家医院的院长更说,每100个灌肠个案会有3宗意外。“院方给我们两个选择,一是把儿子带回家,在家中拔掉儿子的维生仪器,二是在医院拔除维生仪器。”苏宝生夫妇育有一女一男,在苏泓宇的上面有一个7岁的姐姐。罗维娟说,之前她已用医药卡为儿子还了6万令吉的医药费。她指出,儿子第一次入院时,医生说儿子是肠胃发炎,第二次入院曾进行超音波检查,医生却说儿子得了紧急直肠套叠。‧2011.0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