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把荒山变成净土」的书法家苏信和先生

访「把荒山变成净土」的书法家苏信和先生。与澯昇国际开发企业公司总经理王志禄药师到新北市石碇山区的「文山草堂」用餐,该餐厅是预约制的无菜单素食料理,一週只做星期三四五六日的中午,也就是一星期只做五餐,究其原因,该店位于石碇山区,晚上客人上山用餐或餐毕回程多所不便的考虑下,只有经营中午时段。     访「把荒山变成净土」的书法家苏信和先生。与澯昇国际开发企业公司总经理王志禄药师到新北市石碇山区的「文山草堂」用餐,该餐厅是预约制的无菜单素食料理,一週只做星期三四五六日的中午,也就是一星期只做五餐,究其原因,该店位于石碇山区,晚上客人上山用餐或餐毕回程多所不便的考虑下,只有经营中午时段。文山草堂庭院餐厅负责人苏信和先生,他三十年前,就隐居到该地自建山居庭园,平日写书法怡情养性,后来因自己平常也要用餐,于是突发奇想经营餐厅,把自家的素食料理分享同好的理念,经营十年来交了许多好朋友,休息时间就不断地创作,4月初应邀到大陆书写碑林的碑文,预计在大陆二个月的时间。

访「把荒山变成净土」的书法家苏信和先生
访「把荒山变成净土」的书法家苏信和先生
      民国35年(1946)生于嘉义,民国60-62年连续三年荣获全国书法比赛第一名,并于民国62年经国先生召见,当时还是台湾艺术专科学校(现为国立台湾艺术大学)的学生。他学生时代,因家境贫困,很想早日脱离贫困生活,只好将画架画笔丢到南兴桥下,决心到陶瓷厂揑人形像,并在二年后离开,与人合资开工厂,但合资人之一的股东,在没有预期的情况下中途退出自己去创业,导致公司差㸃无法継续维持下去,还好有一位大股东愿意借他10万元,因而可以维持公司的生存。

访「把荒山变成净土」的书法家苏信和先生
      但好景不长,40年后有次艺专的学长来找他,希望与他一起合资创业,结果,被学长骗了不少钱,经过许多挫折后,深感自己是艺术人,每天只能看帐户内的数字增减,这种生活豪无意义。因此想边经营餐廰边写字创作,餐厅的料理是自家素食料理,因此太太当大厨,儿子担任外场及其他家人都在餐廰帮忙,一家人可以在一起工作和生活,那是人生一大享受,但是因常入不敷出,家人反对他经营不赚钱的餐廰,但他为了自己的理念,苦守山居庭园三十年,经营素食餐廰十年了。只能以良寛襌师开示语:「不喜欢画家的画,不喜欢书法家的字,不喜欢㕑师的料理。」,自由自在的苦中作乐,逍遥自在的写「书中有画的字」,独树一格的字体传承书道的精神,在荒山野外享受人生。    4月初,苏信和先生将应邀到中国大陆二个月的时间,为碑林写碑文。

访「把荒山变成净土」的书法家苏信和先生

访「把荒山变成净土」的书法家苏信和先生

访「把荒山变成净土」的书法家苏信和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