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给王雪红的十堂课 看企业女王如何领导HTC

上帝给王雪红的十堂课 看企业女王如何领导HTC

当了三十年的财经记者,为了完成一本「值得写的书」,毅然决然离开报社。没料到,两年半前,就在出书前夕,宏达电董事长王雪红却出面喊卡,直到现在才有机会面市,着着实实印证了「计画永远赶不上变化」这句话,也证明智慧型手机市场的诡谲多变!

其实,即使媒体生态再怎幺改变,「记者」一直是我最喜欢的工作,「作者」只是一时的身分。但是,王雪红的故事值得我这幺做。

第一堂课创业

二○○三年父亲节的前一天,下班时间后,威盛的官方网站突然出现总经理陈文琦发出一则「公告」,上头写着:「感谢神的恩典,我与王雪红已经在美国结婚」。

「希望与大家分享这份喜悦,同时求神祝福公司每一位同仁,在工作、家庭各方面都能平安、幸福,更希望大家有情人终成眷属。」陈文琦说。

这个消息立刻震惊台湾商界,大家关心的焦点包括:威盛电子董事长王雪红什幺时候离婚?为什幺离婚?王雪红现在人呢?这位台湾科技市场女强人、台塑集团创办人王永庆的小女儿居然「离婚、再婚」,而且嫁给一起创业的人。

太多的关心、过多的为什幺,一度让王雪红不想直接面对,尤其结婚这件事,毕竟是王雪红与陈文琦的私事,何况她已经四十五岁、陈文琦也四十八岁,两个事业有成、个性成熟的人,突破事业合作的伙伴关係,进而相爱、结婚,是最自然、最应该获得祝福的喜事。

和陈文琦结婚,找到平凡的幸福

认识王雪红、陈文琦的朋友都知道,他们这段婚姻得来不易,一路走来,两人相互扶持、合作无间、志趣相投,再加上「上帝的旨意」,才让两人有勇气走出世俗的眼光,携手走一辈子。

可是威盛是股票上市公司,而且曾是风光一时的台湾股票市场的股王,如今董事长和总经理结婚,对公司营运、股权、股价都有重大影响,站在公司治理、投资大众的权益立场,实在有必要公开说明。

陈文琦、王雪红都是低调的人,但是现实压力迫使他们非公开不可,于是,陈文琦选择以「电子公告」宣布结婚,透过文字和网路的表达方式,既简单、直接、明快又能展现两人幸福。

王雪红则不同,她无法像陈文琦一样顺利躲开媒体,只用短短几个字就「交待」自己的婚姻大事,所有人都睁大眼睛、急迫地等她亲自宣布。

直到两个月后,王雪红从美国返台,「準备好」面对大众,她终于公开说出这段追求幸福之路。

「我们是在硅谷的基督之家结婚,陈文琦那天还忘记穿外套,林子牧〈时任威盛研发副总经理〉把外套借给他,他就穿着子牧的外套和我结婚。」王雪红满脸甜蜜地说。

「我是在信主重生之前离婚的,我和前夫那个时候都不尊重婚姻。但我重生后,现在已不相信离婚,因为婚姻是要尊重、要经营的。」她说,直到信主、获得重生,她才开始诚恳地面对自己的感情及婚姻。

感谢神,再赐予婚姻

王雪红的前夫区永禧,在美国出生,他是王雪红在美国柏克莱大学读书时的学长,彼此很年轻就相识、相恋,毕业后很自然就结婚、生子,后来共同入股王雪红姐姐王雪龄的大众电脑,一起工作,当时王雪红负责PC Planning 的品牌研发製造,区永禧则是负责全球业务。

由于工作太忙,王雪红几乎成为飞来飞去的「空中飞人」,两人聚少离多,最后走向离异。但因王雪红的身分实在太敏感,加上双方也曾试着维繫婚姻,因而一直未对外证实已经离婚。「神是怜悯、祝福的,祂再给我一段婚姻。一个基督徒既然结婚了,婚姻就是非常重要。」王雪红认真地说。

「就像陈文琦讲的,我们是天作之合,也就是神作之合;神会为我们拣选合适的人,赐予祝福,让婚姻中的两个人共同磨鍊、共同成长。」王雪红非常有信心地说。「我们的个性完全相同,都算是比较强势的人,和一个人很亲近地相处,自己的缺点是很容易暴露出来的。」王雪红剖析她和陈文琦的组合,就像在镜子看到自己。

「比如他告诉我,其实我的脾气很坏,个性又急,但我以前并不知道,还以为自己是很有原则。再例如,说话过程中,我有很多僵硬、很呛的地方,很不会替人着想的地方,在婚姻的过程中,也慢慢地改了。」

至于陈文琦,「他也有改变!他一直是在做领导的人,对人也很直接,现在无论是对我或是对其他人,讲话过程中,他都会先替对方着想。」王雪红说。

陈文琦是在台湾北部眷村长大的孩子,家庭单纯,绝顶聪明,他不是百分之百听话的「乖乖牌」,而是有主见、有想法的人,他非常喜欢阅读、充满好奇心,考试对他来说,一直都不是件困难的事,从小到大都是以第一志愿考进心目中的好学校。

在年少的叛逆时光,陈文琦读建中时,高一曾经迷上物理,想当物理学家;高二时,爱上航海,梦想当船长。写信到交大航海系查询后,被告知近视太深,只能当轮机长,只好放弃;高三时,又深受战争故事感动,他的愿望改为读军校,但是近视实在太深,体检无法过关,根本无法报名。后来,他只好「安分地」就读台大电机系,接着到加州理工学院拿到硕士学位。

「我们有很多共同的兴趣,例如我们都是很爱读书的人,只要一本书就让我们感觉很幸福,两、三个小时即使不说一句话,也都觉得很满足。还有,我们都很喜欢古典音乐,既可以放鬆,也可以完全融入。」王雪红笑容洋溢,连声音都显得柔和。

靠共同的信仰突破难关

除了王雪红口中的陈文琦,这对夫妻最大相同点是,他们有共同的信仰,而且都不在乎外在的装扮和排场,总是忠于自己最自在的穿着,过着简朴、自在的生活。例如,陈文琦总是一件大一号的西装外套,加上白色POLO衫,再配件宽鬆的休闲长裤。

「硬要比较的话,我们唯一不同的是跑步,我喜欢跑步,陈文琦几乎不跑。不过,他满欣赏我会跑步的。」王雪红忍不住嘴角微笑起来,一如往昔般的开朗、自信。很多人都知道王雪红的父亲王永庆,每天凌晨三点钟起床,做毛巾操、写文章,喜欢长跑。

王雪红和他一样,也有长跑的习惯,常常早上五点半就到运动场上跑步,跑个四、五千公尺后才休息。直到脚受伤,医生警告她不能再跑,她才停止。

「我喜欢跑步,因为跑步不需要特定的目标;而且我还有一项更重要的事,我总是趁跑步的时候背《圣经》,背完了,就停下来,没有任何的限制。」王雪红解释。

王雪红还说:「陈文琦个性上比较纯真,和小孩很好相处,我的两个小孩很爱他。而他的家人在洛杉矶,我想他们也很喜欢我。」王雪红的两个子女都在美国,抚养权归她。

王雪红如此勇敢、坦白剖析自己的感情,看起来既真诚又热情,让人忍不住喜欢她、疼惜她,甚至以为她是个爱撒娇、任性天真的新婚太太,然而这些平凡、平实的幸福,却是王雪红一路学习、跌倒再站起来、不肯放弃才获得。

二○○二年耶诞节前夕,陈文琦到台湾积体电路设计学会与台大电子所,进行一场名为「科技人的生命观」的专题演讲,当时他是人人看好的「黄金单身汉」,大家并不知道他正在和王雪红交往,面对比他年轻二十多岁的台大学弟妹,陈文琦第一次提到他对婚姻、家人的看法。

陈文琦说:「神是爱,爱我们的家人,如果不能跟家人和睦相处,一定会很惨。」接着话峰一转,他说:「婚姻是个试金石,我希望在威盛做到是,自己的家庭优先,儘管工作很重要,也是个人成就感、金钱的来源,可是家庭才是一个人的主业,没有人能从家庭退休。成功的家庭,就是成功了一半。」

对于来自平凡家庭女子来说,追求「平实、幸福的人生」,是不必花太多力气就可以得到的。但是,王雪红有一个不平凡的父亲,她本身也不是平凡的女人,加上她选择一条和平凡人不一样的路,她要花更多时间、走更多曲折的路、历经更大的惊涛骇浪,才能寻求到属于她自己真正的幸福快乐。

王雪红承认:「一路走来,虽然吃了很多苦,但我相信,神容许很多事发生,如果用正面角度来看待会是很好的,让我更有耐力、更懂得支取神的恩典。」

王雪红从来都不讳言,有很长一段时间,她的挫折感真的很大,有时压力大到让她止不住泪水、辗转难眠、内心翻腾,还好和陈文琦有共同的信仰,让彼此更加有信心,一起度过更大的挑战和磨难,让她有信心、真心找寻自己的真爱。

人生总是悲喜交错。由于事业迭创高峰,让王雪红一度失去婚姻;重新走入婚姻,却遇到事业风风雨雨,让她和陈文琦一度双双跌入谷底,还好靠着坚实的信仰,终能再度找回荣耀。

 第二堂课识人

宏达电的创业伙伴,都是外商公司培养出来的优秀工程师。他们没有出国念过书,家世背景也很普通,但王雪红有独到的识人之明,一旦决定共同创业,就能激发出热情与使命。

感谢主的安排

「这一切都是神的安排,如果没有卓火土,我们做不出这幺好的产品和品质;如果不是周永明的执行力,我们做不出这幺好的品牌。」王雪红说,创立宏达电,一开始看似简单、自然,但是一路下来,却是充满了上帝的安排。

王雪红有一种奇妙的能力,总是能一眼看出一个人的潜在能力,更具备用人的眼光。认识卓火土以后,就非常佩服他的技术能力,并常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卓老大,你的技术这幺好,为什幺一直帮外国人做事,应该出来创业啊!」

卓火土原本在美商迪吉多〈Digital Equipment Corporation,简称DEC〉上班,春风得意,对于王雪红的创业邀约,卓火土一笑置之,没有进一步回应。因为卓火土没有钱、没有企图心、没有人脉,也没有创业的念头。

但,命运是很微妙的,且总是充满了意外。卓火土如果没有认识王雪红,如果不是意外离职,如果没有打电话给王雪红,他的一生就是个优秀的电子工程师。可是,王雪红、卓火土、周永明三个人兜在一起,却产生了巨大的化学作用,打造了台湾科技业的创业传奇。

因此,一谈到宏达电的创立过程,王雪红总是说:「感谢主,这是神的安排。」

峰迴路转,卓火土回头找王雪红创业

回想与卓火土相识的过程,王雪红记得,大约一九九○年迪吉多改变策略,开始积极发展个人电脑业务,计画在台湾寻找主机板合作厂商,负责评估与台湾主机板厂商合作的关键人物,就是卓火土。大众电脑为了争取迪吉多主机板订单,透过协理沈炳辉介绍,王雪红于是认识了卓火土。

沈炳辉曾在迪吉多大溪厂服务,佩服卓火土的技术一流,所以离开迪吉多后,仍然不定时向卓火土请益。在当时,大众电脑已是主机板市场的重要厂商,在王雪红带领下,业务大幅成长,技术研发能力若能再加强,整体表现将更耀眼。

于是,透过卓火土与大众研发团队不断解决技术问题后,到了一九九二年,大众电脑成为全台最大主机板厂商。

王雪红也说:「他的技术真的很好,工作认真又专注,态度非常诚恳,把我们〈大众电脑〉工程师操得很厉害,尤其是对研发工程师的技术指导,更是不留一手,非常诚实、非常有耐心。」

在大众电脑与迪吉多业务往来时代,王雪红常直呼卓火土为「卓老大」,因为他的技术十分精湛,只要一出马,大众电脑主机板的许多疑难杂症都能化解,让王雪红打心底折服这位话不多的「卓老大」。

「形容他廿四小时都在工作,似乎太夸张,但是他几乎不睡觉。我们〈大众电脑〉为了要接迪吉多的生意,我跟卓老大一样,可以连续好几个晚上都不睡觉,我也是很拚命的。」王雪红不甘示弱地表示。

年轻时的王雪红,想表现、不服输、敢拚命、敢要求的个性,让整个团队备感压力。但是,王雪红不认为这是拚命,也不觉得工作会带来巨大压力,她甚至以为「这样才是工作应有的态度」。

当年,王雪红就非常诚恳地对卓火土说:「卓老大不要一直帮外国人做事,如果愿意出来,一定要找我喔!」说这句话时,王雪红已经创立威盛电子,并且积极进行威盛集团化的垂直整合布局。由于看重卓火土的技术,就力邀他出来创业,可是一直没有结果。

直到有一天,她无意间听到卓火土离开迪吉多快一年,让她非常意外,因为她认为,以卓火土的个性是不会轻易离开的。更没想到的是,此时她接到卓火土的电话。

「Cher 妳说过,如果我想要创业就找妳,这句话到现在还有效吗?」卓火土一派淡然平和地问道。王雪红马上回应:「HT,你离开迪吉多怎幺没告诉我!我不是说,如果离开迪吉多,一定要来找我!」

卓火土在迪吉多工作时的英文名字是「HT」,也就是「火土」两字的第一个英文字母,因迪吉多是美商公司,所以在大家都叫卓火土为HT。

两人见面之后,马上讨论起共同创业的可能性。如此一来,王雪红把许多不可能变成事实,也把「创业」这件事,变成卓火土一生中最重大的转折,进而改变了台湾无线通讯产业历史,影响全世界智慧型手机市场。

此时此刻,王雪红和陈文琦创立的威盛,正以「十倍速」的创新速度,在IC设计市场崭露头角,王雪红的创业魅力开始被市场注意。

「迪吉多培养出来的工程师真的很强!能够找到他们这些人出来创业,一切都是神的安排。」王雪红下了注解。

技术高超,连英特尔、微软都来请益

不过,令人好奇的事情是:卓火土为什幺离开迪吉多?他为什幺改变心意?他为什幺决定随王雪红一起创业?一个四十七岁的中年电子工程师,没有钱、没有背景,以他的技术能力,找一份收入不错且安定的工作,应该是最好选择。究竟。王雪红如何说服卓火土?

在科技业提到卓火土,除了喊他一声HT,私底下都尊称他为「阿土伯」── 人如其名,个性朴实、做事脚踏实地、惜话如金。

他说话十分庄重,声音平和,讲话速度不急不徐,所有接触过他的人,对他的印象都是:「技术一流、拙于言词、热爱研发、事必躬亲、追求完美」。「不爱说话」是大家对卓火土的共同形容词,有时大伙起哄,硬要他多说一点,他就只是微笑。

考高中时,卓火土同时考上建中、台北工专电子科〈现为台北科技大学〉,而且还是台北工专的状元。后来因家境关係,选择台北工专电子科。他在校成绩优异,数学更是一把罩,是老师、同学眼中的资优生。

工专毕业后,卓火土先到美商安培〈AMPEX〉工作,廿五岁〈一九七五年〉考进迪吉多大溪厂,全心全意专注在研发上,很快就成为迪吉多研发部门的灵魂人物,短短七年,就升任迪吉多总工程师兼研发处处长任职,当时他才三十二岁。

在迪吉多工作期间,许多人对卓火土的研究精神,只用「狂热」两字来形容── 除了除夕夜回家吃年夜饭,大年初一照例又到公司,几乎全年无休。

卓火土的太太也在迪吉多服务,对于卓火土「热爱工作」,怎幺抱怨也没用,后来乾脆陪着他加班,在公司过年。卓火土没有休闲生活、没有其他嗜好,最大的「娱乐」就是发现问题和研发新产品,一旦遇到棘手情况,可以三天三夜不睡觉。

「HT经常每天工作到凌晨三、四点,开车回家还在半途睡着,很多人在深夜还会收到他的电子邮件,和他一起做事,大家压力都很大。」昔日并肩作战的工程师回想,有次卓太太一整晚等他回家,却迟迟没看到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打电话问同事,才知道他早就离开公司。

但别人都已经到家了,她就连忙开车出来找人,才在半路找到睡在车上的卓火土。

有一年的除夕夜,卓火土在桃园大溪厂和代工厂商举行全球视讯会议,没想到会议一开就是好几个小时,等会议结束,卓火土急急驱车返家,中途一不小心车子打滑冲进稻田里,整个车子陷在土里,人和车都动弹不得。

全家人原本都在等卓火土回来团聚,眼见时间分分秒秒地过去,一个人影都没有,接到卓火土的来电才知出车祸,赶紧跑去处理。幸好卓火土毫髮无伤,虚惊一场,来得及吃年夜饭过节。

此外,为了测试产品的电磁波共振问题,卓火土会在半夜带着员工到复兴乡的深山里做测试。「这种工作态度,不仅创造出迪吉多大溪厂辉煌的绩效,也让HT成为公认技术实力最强的工程师。」宏达电执行长周永明如此形容卓火土。

卓火土认真、打拚、全力以赴,从一个维修工程师做起,连跳十六职等,升上处长,打破迪吉多纪录,同时也是该公司非美国地区唯一「资深顾问工程师」── 这是迪吉多给工程师的最高荣誉〈全球一万两千名员工中,拥有这项荣誉的员工不到二十人〉。

迪吉多对旗下工程师设有评选制度,薪水是跟着评选等级发放。卓火土被评为全球排名前二十名的工程师,薪水领得比总经理还要高。

卓火土声名远播,连英特尔、微软都慕名而来,请他帮忙做产品测试,结果他揪出一些别人找不到的虫〈bug,软体漏洞或瑕疵〉,让英特尔、微软对他的技术推崇备至,私底下称呼他是「Mr. Bug Free」,形容他是专门除虫的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