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逃被捕杀厄运 找主人运动救流浪猫狗

助逃被捕杀厄运 找主人运动救流浪猫狗

流浪猫狗在街头流窜扰民的问题日益严重,峇株市议会几乎每4个月都会进行一次流浪猫狗的捕抓行动,以捕杀的方式“处理”这群被人遗弃在城市的宠物。

为了拯救被遗弃在生活边缘的流浪猫狗,峇株一群爱狗猫人士自发成立了“找主人运动”(Adopt & Carry Them Safe Campaign,ACTS)非盈利组织,冀望结合社区大众小小的力量,赋予流浪猫狗大大的生活转变!

组织发起人杨善綝、张秀兰及黄久荫在接受《》访问时表示,组织通过采用抓捕、结扎、放归(Trap-Neuter-Return)的救援方法,协助流浪猫狗逃过捕杀的厄运。

张秀兰透露,组织成立至今已步入第四个年头,期间也为至少400只的流浪猫狗结扎,或帮它们寻获另一个温暖窝。

兽医义务助猫狗结扎

“我们都认为,‘领养代替购买、结扎代替弃养及捕杀’的概念应该在这个社会中深植到人的内心,让宠物饲养者了解,保护了他人的生命就是保护了自己的生命,尊重动物的生命就是尊重人类的生命。”

她指出,组织通过热心兽医的义务帮忙,得到许多医疗知识上的协助,让猫狗结扎及接受药物治疗,再寻找愿意收留它们的新主人,终结它们流浪街头的日子。

她也表示,虽然幸运的获得不少热心人士的帮忙,但义工在照顾流浪猫狗的过程中仍不免需要自费购买食物,或是补贴结扎手术的费用,零零碎碎的费用堆积起来,每个月须花逾千令吉的开销。

尽管如此,他们却都满足于靠自己的力量去拯救在垂死边缘挣扎的小生命,并强调生命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

黄久荫:避免有心人冒名诈骗 不主张设猫狗收容所

黄久荫坦言,由于本地对于流浪猫狗的管制法律尚未成熟,或有有心人士假借收容动物的名堂招摇撞骗,滥用社区大众的爱心做坏事,因此该组织不主张设立流浪猫狗收容所,亦强调组织不会设立猫狗收容所。

“组织运作或因缺乏管制而不够透明化,民众所捐的钱也未必会用在动物身上,最后导致恶性循环,并且让原本想为流浪猫狗尽一份力的热心人士往后对于这类型的捐款活动有所却步。”

另外,她也指出,部分被送入收容所的流浪猫狗都身染疾病,在缺乏医疗诊断及看护人员管理的情况下,容易让其他同样处在收容所的健康的猫狗齐齐感染病菌,最后难以逃过安乐死的命运。

她说,流浪狗下一代的生存率并不高,因为它们必须面对疾病、饥饿、意外等恶劣的生活环境,流浪狗激增的主要原因都是被主人遗弃,若不解决弃养的问题,无论开设多少间收容所依旧无法应付庞大的猫狗数量。

严管买卖遏止遗弃

黄久荫也认为,本地买卖宠物的过程手续应变得更为繁琐,包括为买卖的宠物核对身分及立即植入晶片,并建立严厉查缉等措施,才能有效地避免饲养者能够轻易遗弃宠物,再购买宠物的行为。

“一旦手续变得麻烦,需求量自然减少,饲养者也不会轻易在宠物病了、老了之后选择将它们遗弃,在这样的情况底下,宠物的供需才能更为精致化。”

她吁请饲养者应该自觉性的为猫狗进行结扎,而想饲养宠物的朋友,也应该以领养的方式代替购买小动物,透过各方面的配合来减缓流浪猫狗数量泛滥的问题。

杨善綝:被捕后难逃安乐死 市会机制管制不成熟

饲养了逾10只猫狗的杨善綝也指出,尽管组织认为结扎手术能够减缓流浪猫狗数量增多的问题,但他们常在为流浪猫狗进行结扎后并放回原处生活时,遭到市议会的“破坏”,捕杀行动常常让他们功亏一篑。

她表示,流浪猫狗一般被捕获以后,需要被置放在有关单位约7天的时间,证实它们没有主人认领后,才能进行安乐死,但由于没有成熟的机制管制,导致它们捕获以后都逃不过被直接捕杀的命运。

“不少人会责骂市议会采取极端的手法捕杀流浪狗,但是其实谁才是造成流浪猫狗增多的根源?若没有弃养,这些社会问题便不会产生。”

另外,杨善綝透露,该组织在通过峇株兽医局的协助下,在去年的5月和10月举办了两场猫狗结扎运动,并获得了民众的热烈响应。

她希望,未来能够通过更多元化的方式来向社区传达爱护动物的意识,譬如效仿台湾媒体拍摄电影《十二夜》,利用镜头替猫狗进行无声的申诉,再借由媒体的力量更有效地灌输及教育民众爱护动物的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