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故意不乖(二)‧孩子问题关乎家庭‧父母齐辅导收效佳

不是我故意不乖(二)‧孩子问题关乎家庭‧父母齐辅导收效佳很多父母总会把孩子很不听话、难以管教归罪于他们脾气倔强,性格顽劣。也常听说某个孩子因为懒惰读书,藉口特别多。带孩子接受辅导治疗时,无助的父母多是不明白孩子为甚幺会有这些教人大感头痛的问题。大人常会批评或投诉这个孩子的态度有问题,那个孩子的行为有偏差,临床心理治疗师杨诗涵就说,除了受基因、社会环境影响,孩子的问题很多时候都也和家庭息息相关,如孩子的教育方式、父母的婚状况及工作等,所以当孩子接受心理治疗时,父母也需要配合孩子一起来接受辅导,双管齐下,才能取得佳效。“我的孩子没一刻能停下来,是不是过动儿?”“我讲了很多次,他都好像不明白的,要不要看心理医生做治疗?”“我的孩子不听话,没有好好做练习,他是不是有问题?”这是临床心理治疗师杨诗涵经常要解答的问题。孩子不专注学习,听而不闻,屡劝不听,也是许多家长和老师都头疼的问题,这样的孩子是懒惰还是过动?不只令家长疑惑,也是孩子的心理迷思。根据杨诗涵多年来的观察,孩子有没有过动,处于怎样的心理状况,并不是单从这些行为举止就能马上断定,也不是凭三言两语可以概括,不过,却可以从一些基本简单的测试中取得初步了解。先了解孩子成长背景上门寻求心理治疗的人,都会先接受心理专家所拟的测试问题,也从他们的回答中进一步了解孩子的心理状况和成长背景。“我们鼓励父母陪同孩子一起来,我们需要父母或家长的配合,这有助于更了解孩子的生活习惯与成长背景,交友状况,工作情形,医药背景,而经过问卷测试后,也能更快找出问题的症结,进而对症下药。”杨诗涵说,先了解这些私人背景是心理治疗过程中非常重要的一环节,因为一个人的成长背景,还有工作及社交圈子,如果是成人,甚至性生活方面都与心理状况息息相关。要断定孩子有没有过动症,问卷也不是只单一的给孩子作答而已,学校的老师们,父母或照顾这孩子的人都要协助完成问卷,然后再观察。“因为有些孩子可能只是在家表现过动,在学校并没有特别举动,这样的孩子有可能不是过动儿,所以需要各方面的观察才能确认。”经过问卷作答,对谈和观察后,一旦确认孩子有过动症,临床心理治疗医师才会拟定一系列针对孩子症状的治疗课程,课程中有时候也必须与儿童精神专科医生开出的药物治疗互相配合,才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心理治疗师助找出症结有很多人都搞不清楚,这私人慈善机构的辅导员,学校里的辅导老师,医院和诊所里的临床心理治疗师,以及儿童与青少年精神专科医生,他们到底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对此疑惑,杨诗涵就解释,大家服务的领域範围其实都是息息相关的。“辅导员主要是观察事主日常的生活状况,比如:感情、工作或交友上的所面对的问题和困难。通过辅导方式,协助他们厘清问题和烦恼。”药物治疗需到儿童精神专科但如果辅导员在接触的个案中发现对方有严重的忧郁症、过动症、精神分裂症或躁郁症等等倾向,就会介绍他们先去看精神科医生,因为一些症状是需要依靠药物先稳定情绪和思绪,才能作进一步的治疗。“通常,临床心理治疗师与精神科医生也是互辅互助的,有时候精神科医生在接触孩子后,认为这孩子也需要同时进行心理治疗,就会推介他们也见一见心理治疗师,双管齐下。也有些孩子在寻求临床心理治疗师治疗的时候,发现这孩子需要配合药物治疗,亦会介绍他们去儿童精神专科挂号。”杨诗涵说,临床心理治疗师会协助找出问题的症结,并通过治疗来让患者解开心结,但是,患者也必须有自我醒觉性,愿意配合治疗,才能走出阴影,解开心理的纠结。以爱心、恆心、信心照顾小孩过动症是脑部的行为抑制系统所引发的症状,因此孩子过动情况并非选择性的发生,换言之,孩子会在各个不同场合出现过动症状。杨诗涵也举例出以下症状种类:(一)注意力散涣:在无干扰之下,专注力及持续性依然短暂。无法单一专注单一事项。或与人交谈时,因注意力短暂而不断重複发问。(二)缺乏自制能力:自我克制能力低及没有耐心等待。例如,会插队、插嘴、不能自制的去碰每一样东西。(三)活动量过多:如爬高爬低,没有一刻可以停下来。即使要求他静下来,也无法安静地坐着,会不断想尽办法去活动。与此同时,也爱触碰周围的东西,爱讲话。她也透露,根据临床数据显示,男孩多偏向于活动量过多,女孩则多属注意力散涣。因而这类孩子很容易被误解为精力旺盛或懒惰虫。夫妻应互相多沟通“父母们需要醒觉,当发现孩子出现以上症状,就得让孩子接受临床心理治疗师的专业检测,勿跟着自己的感觉给予标籤。诊断的主要用意是要给予孩子适当的帮助,协助孩子正向成长,自己也积极的参与。”杨诗涵表示,父母的积极参与尤其重要,在每个孩子的成长及身心发展过程中,父母应多跟进孩子的进展,并给予关爱。与此同时,父母们也要懂得自我照顾及支持,因为照顾过动儿需要付出更多精力难免会衍生很大的压力,所以也应适时的找合适的对象倾诉,不要自己独自揽上身。家有过动儿的夫妻也很容易吵架,情绪波动极大,她也建议夫妻俩多沟通,让彼此相互支持。同时也鼓励父母多参与类似的课程,了解更多,通过倾诉和课程寻求帮助和支持。此外,她也强调,孩子的心理健康成长是需要通过平衡发展,如生理、认知、语言、沟通能力、社会情感及适应行为而达成,因此父母必须避免过于侧重其中一方,应先了解孩子目前阶段的能力,并根据他们的能力範围设下要求期望。“当父母面对无法解决的问题时,也需及时寻找专业谘询。倘若孩子未经过临床心理治疗师或精神专科医生的诊断证实,也请切勿自行给孩子下`预告’或标籤,多加爱心、用心、信心和恆心来照顾孩子的同时,也要记得把自己照顾好。”精神科被误会只医疯子接受心理治疗,患者也必须要有醒觉性。提到有些患者拒绝接受治疗,杨诗涵不否认确有些人会碍于面子问题不肯求医,然而,心理上的问题,靠逃避是无法解决,心结终须要亲自解开。“有不少人怕被人误会自己有精神病而不敢向精神科医生求助。也有人会担心被人发现自己心理问题,而不肯找心理医生,也有人是不觉得自己有问题,而拒绝接受心理医师的帮助。”她说,其实,寻求精神科医生或心理治疗帮助,是帮助自己找出问题所在。如果没有心理问题,那就当作是心理医师帮自己解除疑虑。如果诊断出问题所在,那接受治疗也是帮助自己解决问题。治疗领域非常广泛杨诗涵重申,精神科和心理医生治疗的领域非常广泛,只是人们误以为精神科和疯了是划上等号,却不明白当中涉及的範围很大。有过动症的孩子常会出现行为上的偏差,如果家长和老师们还常为此而处罚或责备他们,甚至放弃医治和教育他们,对孩子的心理只会造成更大伤害,因为长期挨骂被否定的孩子,也会失去自信心,这将只会导致孩子越踩越深,难以痊癒。此外,家长们在管教过动症的孩子时也要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绪,避免把“你怎幺那幺笨”、“你很没用”、“你每次都是这样的”、“你很懒惰”这类负面的话标签在孩子的身上,因为孩子若听见人们一直这样形容自己,久而久之,也会自我感觉是:“我笨、我没用、我懒惰”。勿歧视精神病患杨诗涵的临床经验也包括评估和治疗心理障碍的成人和儿童,她接触过的病症,除了注意力不足过动症,尚有自闭症、抑郁症、各种焦虑症、精神分裂症、行为偏差、学习障碍等心理问题。她的研究工作也包括亲子关係,以及家庭因素带给自闭症儿童兄弟姐妹的影响。病者常因异样眼光拒医“我在这当中发现很多社会人士会对病患者存有某程度的歧视,社会的眼光也会影响了病者拒绝接受治疗的原因之一,所以我们也希望通过社区活动,和其他团队一起筹办工作坊,让更多能够理解有关病症的正确资讯及所需要的关怀。”为了提高公众的醒觉性,她也将会参与于10月19日世界健康日的游行活动,主题是减低公众对精神疾病的歧视,包括让人们知道看精神科,接受心理治疗不等于是患上精神疾病,呼吁群众也尝试了解病者,给予他们需要支持和鼓励。/副刊‧报导:黄碧丝‧2013.10.15